素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素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揭秘京剧大师荀慧生与吴小霞的凄美之恋

发布时间:2021-01-05 14:48:14 阅读: 来源:素肉厂家

揭秘:京剧大师荀慧生与吴小霞的凄美之恋

2011年10月,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,一顶民国时期的水钻旦角头面引起围观,特别是水钻上的那支凤钗,形状优美,雪白光亮,格外引人注目。据介绍,头面的主人,是民国期间有着京剧四小名旦称谓之一的荀慧生大师,近一个世纪过去了,水钻熠熠,凤钗仍然灿然如新。

这套头面,是大师初恋女友吴小霞所赠,他们之间饱含着血与泪、波澜曲折的爱情故事令人闻之动容。尘封的记忆被打开,一曲爱情的悲歌缓缓呈现在世人面前——

皇城根下的苦恋

1917年12月的一个晚上,北京城,寒风刺骨,雪花簇簇,大街上人影萧条。一位身着棉长袍,面庞端秀的青年,正匆匆赶往京剧名角吴彩霞的家。

他,正是以艺名“白牡丹”专攻花旦,15岁便响誉京城的荀慧生。自10岁来到京城,由梆子戏改为唱京戏以后,慧生便结交了尚小云,梅兰芳,杨小楼等名家。

当得知杨小楼的师弟吴彩霞专攻旦角,他特地去观赏了吴彩霞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清亮的嗓音,妩媚的身段,特别是吴彩霞头戴那套精致水钻头面,凤钗摇曳之下显得更是动人,令荀慧生立刻对吴彩霞有了结交之意。

虽有着杨小楼的推荐,但吴彩霞对荀慧生却一直不冷不热。不料这次,慧生在吴宅,却偶遇吴彩霞的掌上明珠吴小霞。吴小霞生得腰纤面薄,眉黛眼清。荀慧生不由愣住了。

自此,荀慧生便日日登门,吴彩霞托故不见,吴小霞便代为会客。烛光下,两年轻人时而倾谈,时而沉默。眉目间,分明有种甜蜜情愫在悄悄生长。每次告别,荀慧生便失魂落魄。 2月中旬,荀慧生登门送上自己的演出戏票想求得吴彩霞的指点,吴彩霞却将戏票扔在一边。吴小霞却缠着父亲去看戏,吴彩霞无奈,只有安排六妹吴春生与小霞一同前去。

许是见到小霞的缘故,荀慧生当晚的一折子《红娘》唱做俱佳,引来台下如雷般的喝彩声。抬目远眺,荀慧生出神入化的眼功、唱腔让吴小霞的心里一阵狂跳。演出结束,吴小霞胡乱编了个理由将六姑吴春生打发走了,她则进入后台,等着荀慧生。慧生又惊又喜,连演出后的酒宴都推掉了,要送她回家。

路面冰冷而滑湿,吴小霞却执意不肯坐车,女孩的心中,是想与他多呆一时便是一时。为避免尴尬,两人说起京戏,荀慧生讲自己7岁学戏,被转卖过两次,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痛与折磨,这才有了今日名气。吴小霞听着心酸,眼泪也不禁在眼眶里打转。

这场雪夜漫步让他们的灵魂第一次有了碰撞。

正在你侬我侬,不料从对街走来一人,竟是吴彩霞。他恨恨地走到跟前,呵斥过荀慧生后,将小霞一把拉着就往家里走,嘴里骂道:“我倾尽一生心血来培养你,为的是让你找个书香门弟之家,好好嫁了,你却跟这种人混在一起……”

原来,有着强烈门户之见的吴彩霞虽然欣赏荀慧生的天资与才气,却难以接受他是由梆子戏出身的现实。在他看来,京剧的“文野”之分泾渭分明,绝不接受“野路子”。

回到家,思来想去,吴彩霞决定将吴小霞送到老家。不知内情的荀慧生依旧上门,却次次都被拒之门外。初春的京城,滴水成冰。他在吴宅门前站了两个时辰,浑身都冻僵了,也没能见到小霞的身影。当晚回家,他就大病一场。

杨小楼前来探病,见荀慧生失魂落魄,大为诧异。得知他苦恋吴小霞后,当下豪爽应允他作保媒,代他向师弟求婚。

当晚,杨小楼就提上彩礼到吴宅。面子难却,吴彩霞不好拒绝,只好让荀慧生再来吴宅。眼下,杨小楼进去了,荀慧生却在门口又站了一个时辰,宅门仍旧全无动静。

风雪弥漫,荀慧生的心里却像火烧。忽然,门“吱呀”一声响了,荀慧生又惊又喜,难道,是吴彩霞同意了他的求婚?

偷梁换柱的调包

当着杨小楼的面,吴彩霞不得不同意了这门婚事,并与荀慧生约法三章,吴家嫁女,荀慧生必一生一世不离不弃,不生外心。荀慧生欣喜若狂,连连应允。

送走荀慧生和杨小楼,吴彩霞内心愤懑难平。难道,要将爱如珍宝的女儿,拱手送到这“野路”的青年手上?为培养女儿,自己耗尽心血。前不久,还将女儿送到女子学堂,为的是结交名流豪门或书香门弟,让女儿有个好归宿。自己虽为京剧名角,家底不薄,却饱尝人世间对“戏子”的种种歧视和不平,难道让女儿也永远都活在这种轻视和白眼下吗?

但是女儿的个性他也知道,外表柔弱,骨里刚强。倘若不能遂愿,后果难以预料。但比起嫁给荀慧生之事,他宁愿一辈子得不到女儿谅解,也不能把女儿往“火炕”里推。

主意一定,吴彩霞当下便打起了算盘,幸好当时求婚时只说吴家嫁女,并没承认是嫁小霞。吴家尚有待字闺中的六妹吴春生。这个妹妹,由他一手抚养,名为兄妹情同父女。再说,小姑都没嫁人,怎么能先侄女呢?是的,换亲!果然,一听说兄长将自己许配了青年才俊,一向温婉柔顺的吴春生便低头默许。

荀慧生求婚成功,大病不治而愈。他兴高采烈地租赁婚房,采办各种婚礼用品。那边,吴小霞还在老家痴痴相思,等待着父亲来接她回家。

1918年4月,吴家嫁女。为让吴小霞死心塌地,吴彩霞特在婚礼第二天将女儿接回家。吴小霞只知六姑嫁人,还为她高兴,却哪里知道这是父亲施下的调包计。

喜堂红烛,客人渐次散去,荀慧生手拿挑杆,轻轻地揭起喜帕,面前的女人面庞丰满,含羞带怯,却是他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!刹那间,他的身子犹如坠入冰窖,半晌,才发出声音问,“你……是谁?”

当夜,荀慧生便搬入书房,不肯与新娘圆房。

第二天天没亮,便疾奔至杨小楼家,捶胸顿足地叙述了整个经过。杨小楼也不由得大惊。但事已至此,除了安慰慧生“既来之便安之”外,他也别无他法。

婚后三天回门,荀慧生只能带着妻子去吴家。吴小霞高兴地出来见过六姑父,却不料,他却是自己朝思夜想魂牵梦萦的情郎。荀慧生见到吴小霞,万语千言化作哽咽,他想诉说自己的苦衷,却被吴彩霞冷冷地拦住了话头,“慧生,当日求亲,你发下重誓,春生我就交给你了!”吴小霞脸色惨白回房去了,荀慧生也像个牵线木偶一样回了家。

第二日,便传来吴彩霞退出舞台携女返回老家的消息。荀慧生特意赶去吴家,却只见空门大宅,一片寂静,唯有风雪之中的石板路,仍如那晚散步时一般的黝黑湿滑。

饱受打击的荀慧生心灰意冷,他与春生婚后一直貌合神离,连每日的练功都放弃了。直到得知吴彩霞是因看不起自己梆子戏出生而棒打鸳鸯,荀慧生才如梦初醒。

自此,他刻苦练功。从1918年起,荀慧生加入喜群社,与梅兰芳,程继先合演《虹霓关》,从此专演京剧。他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唱戏上;1919年,他又加入杨小楼的永胜社。不久,永胜社赴沪公演,荀慧生一炮而红。誉满上海滩,并被当地剧院热情挽留演出,在沪逗留达四年之久。盛誉之下,荀慧生受到粉丝们的狂热追求,然而除了练功唱戏,私人时间他总是独处,与春生也仅是书信报平安。

1920年夏,演出结束,荀慧生回到租住地,却听看门人告诉他有人来访,荀慧生不禁眉头紧皱,他的粉丝日益增多,那些热情的女人常常不请自来,守候一天一夜也只为见他一面,他既感动又有点不胜其烦。

进了门,果然有位身姿苗条的女士背门而坐,荀慧生冷冷道,“这位小姐,孤男寡女同处一室,诸多不便,请回吧。”没想到,女士一回眸,荀慧生的血液都要凝固了,竟是小霞!

原来,郁郁寡欢的吴小霞一直以为是荀慧生移情别恋。直到前不久,才清楚父亲施用调包计的真相,又得知慧生婚后不久便离京赴沪,并不曾与妻子同房。她情难自已,再也顾不得什么礼教廉耻,不告而别,直奔上海。也许是出于对父亲的怨恨,临走时,她将父亲积攒一生购置的凤头水钻头面也一并带走了。

直到将小霞拥入怀中,慧生仍然觉得恍然如梦,他抚着她的眉眼,看不够,他吻上朝思暮想的红唇,红烛烈烈而烧,这一对相爱的情人,终于等来了他们的团聚……

一世隔绝的相思

有小霞相依相伴,慧生便如上足了劲的发条,每次演出,唱练做打无一不精,声誉日隆。

小霞自幼耳濡目染,受父亲影响,对京剧不乏自己见解。她建议慧生博览众长,见他爱画,也劝他多拜名师,提高自身素养。荀慧生于1924年正式拜吴昌硕为师。

他将吴小霞带的头面应用在舞台上,水钻熠熠闪光,那支凤钗摇曳生姿,更增添了他扮相的妩媚。荀慧生对这套行头爱不释手,总是亲手保管和护理,从不让徒弟帮忙。

1924年底,永胜社结束在上海的演出,将返回京城。慧生欲携吴小霞回京,却想到仍留守家中的春生,不禁踌躇不已。却正在这时,吴秋霞的一纸家书寄到了小霞手中,“为父寻你三载,却不知你已私奔至上海,你置六姑于何地……”原来,吴小霞私奔后,吴秋霞气急攻心,病入膏肓,他只求女儿回家见最后一面。吴小霞读罢不禁潸然泪下,又看到慧生的犹豫,这个爱得纯粹的烈性女人,毅然留下一封诀别信,飘然而去。

回家之后,吴秋霞便撒手人寰。至死,他也没原谅女儿。站立在父亲的坟前,吴小霞泪水涟涟,凝望着父亲的遗像,发誓自此不再与荀慧生相见。

再次失去吴小霞的荀慧生痛苦难当,然而千百封信都不能再挽回她的心了。他郁郁回京,与吴春生相敬如宾,两年之后,他与春生的长女出生。吴小霞曾写信来贺,“汝之爱女,亦是我之骨肉”,慧生读后默然。

荀慧生与妻子吴春生及两个儿子的合影

1927年,北京《顺天时报》选举四大名旦。荀慧生以一出《丹青引》参赛,他戴上小霞赠送的那凤钗头面,穿戴好行头,走上戏台。当场,他以甜媚嗓音,独特的用嗓技巧,绘出一幅绝妙的山水画令全场叫绝!最终与梅兰芳、程砚秋、尚小云被评为京剧四大名旦。

当晚,众人与他贺喜,他却避开所有人,一个人躲在书房里,在书桌上摆开那套光彩四溢的凤钗头面,眼前全是当日与小霞携手提笔作画的影像,他不禁潸然泪下。

功成名就后,1928年5月,他被邀请到浙江绍兴演出。那日,他被邀至沈园游玩,却在满园的行人中,看见一个依稀熟悉的影子,竟是吴小霞。他心头大震,拨开人群寻找,却转眼杳无踪迹。

郁郁回京,却收到小霞的最后一封书信,抄录陆游的《钗头凤》。“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……”他这才知,那日在沈园,绝非是他的错觉,而是小霞打听到他的行程,远远地来见他一面。荀慧生不禁流泪了,世事这般误人,到底是谁的错啊。

痴情的小霞不肯再见他,却也不肯再嫁,独自一人在老家艰难生活。荀慧生给她寄过银钱,却全被她退了回来,不肯接受他的好意。

荀慧生名满京城,戏约不断,家庭和睦安祥,但他的心中,吴小霞却成了他唯一的心病。时光一晃就是十年。

1937年,日本侵略中国,北京城沦陷。慧生长女得了急病,国难当头,女儿被送到医院,却正逢日本兵强占医院,逼医生赶走病人,长女不治身亡。

荀慧生自小便对这个女儿格外疼爱,在他心中,因了小霞的那句话,更是将她当成与小霞的女儿一般。此刻痛失爱女,他心中的苦痛难以言说。

不久,他收到小霞的信,“人生如乱世飘蓬,今女儿已去,我此生再无可忧之人,就此别过。”这个敢爱敢恨的奇女子,万念俱灰后选择遁入空门,再后,她云游四方,就此不知所踪。

收信的当夜,慧生痛楚难当,但又到哪里去寻她呢?

从此,他视那顶凤钗头面为珍宝,与小霞的那封手抄《钗头凤》一直珍重收藏。

此后,慧生经历战火,家败人亡,漂泊动荡十几年。解放以后,他在艺术上才又重新焕发出新春,名满天下,桃李满堂。

妻子吴春生因病去世后,他又娶过一位妻子。但不论他身处何地,那套行头与信件,他一直随身携带。几十年里,水钻依旧灿然如新,可他却怎么也找不到小霞。

1968年,文化大革命暴发,荀慧生饱受冲击和羞辱,连这套他最珍爱的水钻凤钗头面,都在家被查抄时失踪。当夜,荀慧生突发心肌梗塞。不久,他就因心肌梗塞混合肺炎郁郁而终。临走前,他念念不忘吴小霞,特别嘱咐身边的子女,要他们找到这位“表姐”,只要有了音讯,即使是他死了,也要到他的坟头告知他一声。

一代大师就此陨落,而他那纠缠一生的爱恨痴恋,随着水钻凤钗头面的重现,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,时光在流逝,而他们那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,渐渐化成一段传奇。

金隅七零九零装修

金辉天鹅湾云锦装修设计

天津装修哪家公司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