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素肉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专访导演尔冬升我有女儿不会送去横店dd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7:52:47 阅读: 来源:素肉厂家

专访导演尔冬升:我有女儿不会送去横店

原标题: 专访导演尔冬升:我有女儿不会送去横店

尔冬升今年导演了一部特别的电影,它没有一个大明星主演,全部启用真实群众演员;它是上海电影节的开幕影片,让梁朝伟写了千字长文的观后感。这部看上去是一时兴起的电影,尔冬升并没指望别人来投资,他自己掏钱,自己选角色,自己导演。

隐形的横店,通过选角完成的剧本

在尔冬升的眼里,“横店”是隐形的,它出现在很多电影和电视剧里,它有数不尽的假宫殿,为电影、电视剧提供场景,提供源源不断的群众演员,是人们最多看到的一个地方,却也是从来没有人看到真实原貌的地方。他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与横店的相遇。 2012年8月底,尔冬升去横店找徐克导演,因为找不到写实的题材,他想重新把1999年就已经写了的《三少爷的剑》的剧本重新再买一次,重新再写一次,拍成3D。“那我去学习的时候,突然间想到横店这个地方,其实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样的,因为它在影视剧里面,全都是明清宫,你看不到城镇的。我当时看到镇里面的高楼开始盖起来,我就想,这个地方会改变。”

在这里,尔冬升第一次意识到一个人群——横漂。“这批年轻人去那里就是一个目的,就是演戏。”尔冬升第一次感到惊讶,横漂们从四面八方而来,有牡丹江、齐齐哈尔,也有甘肃、乌鲁木齐,而且年纪很小。他吓了一跳。在他以前的职业生涯里,也遇到过不少的群众演员,整个东南亚都有临时演员这个职业,但没有人跑这么远只为演戏。他说着让他想起好莱坞,在好莱坞才有这么多人为了演戏留下来,做着服务生,等待着机会。

这个群体,也让找不到题材的尔冬升灵光一现,他找人约谈这些横漂的临时演员,收集资料,谈话,创作已经开始了,收集了四个月的资料,他开始选人了。实际上,《我是路人甲》的剧本,是在选角的过程里诞生的,他为来参选的群众演员们出题,让他们即兴表演,在测试的过程里,他得到了大量鲜活的对白,“这些话,没有编剧能写得出来,这本身就是一个生活状态,南腔北调,每个人的嘴里都是一套一套的。”更棒的是,选完演员,电影中的角色也慢慢丰满了起来。

这真的是一部在生活中创造出来的电影,剧情都是在选角的过程中慢慢成型。开机是在2013年春节。尔冬升意识到,鉴于新人演员的特点,如果写一些跟演员生活上无关的情节,他们都很难演出来。在拍摄过程里他们不断地排演、重拍,拍摄期是一年,整个训练期有16个月的时间,拍了4个多小时的前期素材来剪片子,取舍又花了很多时间。

使用全新人演员在电影中演自己的做法,并不是尔冬升独创,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样拍的导演。“但是我对于自己估高了,因为人太多,每一个镜头里面人多的……在监控的过程里都看不了那么多人,我只能看那个主角,然后回放,所有人帮忙看,有时候会看镜头的情况,监控都很困难。”拍了120天。尔冬升拿《三少爷的剑》做对比,那部电影有特效,有3D,实际工作也才122天而已。“所以《路人甲》不是一部小片。”

“小个体户”导演,不是梦想的救世主

尔冬升用自己的“小公司”自己掏钱拍这部电影,他认为在香港有很多独立制片,他和陈可辛都有这种“小公司”,因为合作投资过《门徒》,也自认为是有经验。“拍这个戏,因为周期长,它的制作费自然很高,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不要勉强,有些投资方其实也不是说不会投,我都没有去跟那些投资方去说,我相信他们也信任我,但是如果花那么多钱拍一个这种没有明星的电影,可能他们会犹豫,我也不想一直想办法说服他们。”但他首先还是从商人角度评估了自己有没有能力面对亏损。“我不是很盲目的,我还是一个个体户、小商人。”

横漂们坚持留在横店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有导演发掘自己,然而尔冬升的选拔角色一开始并没有令他们很激动。“也有人不来的,因为我们当时没有说是要拍一个电影。我们在收集资料的过程,他们知道我在,会见到我,有些人其实不认得我的,有些听过,有些没听过,有些根本是知道我这个名字,百度查才知道的,《新不了情》也都是认识我之后才看的,他们是90后。见导演、试戏,其实在他们的生活里面每天都有的,并不是很特别的事情。”他见了很多年轻人,并对这些年轻人非常信任。

“香港的演员最大的明星周润发,也只是进TVB训练班而已,林雪是做场务出身的,周星驰做过路人甲。所谓专业训练,我觉得有时候不是像现在高考放榜,成绩不是代表你将来一定能成功,还是要看你的努力。在年轻的时候,可能你不努力就真的流星一样不知道到哪去了,做演员这个行业也要看天分的,真正受过专业训练的其实能出头也没有多少人。张柏芝没有学过任何专业的,她是天才。”尔冬升把横漂临时演员们的心声放到了台词里,这也是他自己的态度:“难道我没有钱念书,没有钱学表演就不能成功吗?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,我也不认为是这样,我觉得不公平。那么多年轻人,很多人有才华的,你看戏里面演小流氓的东北的演员,开三轮车那些都是横漂,我不认为他的戏很差,他比很多演员演得还好。”

尔冬升拿这些新人演员当自己的学生,现在拍完戏,参演的演员们并没有因此膨胀,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得,很多人继续留在横店,希望凭借《我是路人甲》为自己争取到更多机会。“我不会太干涉他们的人生的,最初拍电影的时候,我最大的犹豫就是,不想做改变人家命运的事情。” 尔冬升很怕这部电影给很多年轻人一个幻想,他坚决要把整部电影制作的纪录片拍出来,把美好电影的幕后真相都拍出来。“我怕将来这些人会说,我们都是被尔东升害的。”

电影里不是最真实的横店,太残酷的东西没有拍进来

“我不能帮所有的人,戏里面覃培军的话就是,你去努力也是要靠机缘的,哪天你碰上机会,不努力的话也不行,就是很简单的人生道理。我也是在这个行业长大,我也成长过,也是年轻人过来的,”《我是路人甲》是尔冬升自认为出道40年最重要的一部作品。他特地跑去找金培达,请他给作曲。“我不想说送给自己的礼物,那观众就不来看,那我确实有这个想法,因为我为什么自己投资,已经干了那么多年,我想试一次。”

然而电影的上映,只是项目中的一部分。尔冬升在起意之初,已经决定把所有素材重剪,做成6集左右的网络电视剧,在半年多后再放出一支纪录片,由另一组人,在另外一个导演和监制的带领下制作,这支纪录片他们拍了1000个小时的素材,估计时长约80分总,直到上海电影节演员们走上红地毯时才杀青。

电影中的横店取材于真实,还是有一定的艺术创作,尔冬升包装了美好的能量放在电影。但纪录片,他说,里面完全没有电影主角,更像是横漂生活的真实残酷写照,“你可以在从旁看这些人就可以,千万不要学他们,他们钻了牛角尖,他们不是梦想,他们是一个幻想。”

这恐怕是他最担心的地方,他怕自己的电影让更多的人奔赴横店,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留在那里受苦。“春天,去一班很开心的年轻人,买被子、租房子,大多数带3000块,然后他发觉,这个钱要花了,去那里还要吃,又发觉原来拍不了戏,有人际关系不行,要开始有一些行业里面的规矩,回扣等等。有些玩玩走了,有些适应了。他们如果撑过了暑假,秋天天气又好了,一批新的戏又来了。每一个季节都有人来有人走,到第一年的春节的时候,是一个很大的关,很多人已经走了,有些人最大的考虑是要不要春节后再来。”他旁观这个四季交替一样横店,感受他们的温情。“他们会互相去帮忙,借钱可能一次就借100、50这样,有些新的横漂去横店,他们摇一摇就能摇出朋友来。当然有人被骗的,他们自己会守望相助。横店治安相对算好,但……当然我没有小孩,我有一个女儿,肯定不会给她去那里。”

只想找梁朝伟写个微博,没想到他写了那么多

在香港演艺圈,有些良好的传统一直保存了下来。一个人新做导演,或者第一次投资拍戏,其他人会很配合地帮忙“挎刀”。因为《我是路人甲》对尔冬升的意义重大,他“刷情面”请老友们帮忙,很多人二话没说就来了。因为袁咏仪正好在横店拍戏,尔冬升就请她临时过来串个场子,方中信也是正好有档期,就义不容辞客串。至于黄渤、周迅,尔冬升打电话请他们帮忙写写,也是很爽快就答应了。因为不知道梁朝伟有没有时间,他也不勉强,只是随口说写两句就好了。

13年夏天,因为横店气温达到四十多度,剧组一度停工。尔冬升回到香港跟梁朝伟吃饭,后者好奇打听他最近在做什么。香港的老朋友们只知道尔冬升一头扑在横店忙活不知道什么东西,尔冬升大概介绍了自己电影,顺口说剪完了请伟仔看看,因为戏里没什么大演员,让他写个微博宣传一下。没想到,梁朝伟交了一篇几千字的观后感。

“他交稿的时候,我也没有看很仔细,我就快看了一下,觉得文笔还行就交出去,我说,你们看看标点符号什么有没有错的,出来之后我才仔细看。”还没有感谢他,尔冬升说,他会回去再请伟仔吃饭。

大奖彩票手机版

新天下无双

九剑魔龙传手游

相关阅读